關於部落格
烘碗機
  • 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俄副總理:中國對伊爾-114感興趣 可改作軍用

  參考消息網10月14日報道 俄新網10月13日報道稱,俄羅斯副總理羅戈津13日在記者會上表示,中國對與俄羅斯聯合製造伊爾-114改進型支線客機表示出興趣。   在回答中俄兩國這一合作項目是否有前景的問題時,羅戈津說:“我們現在將以嶄新的技術平臺基礎上恢復該機型的製造。中方也需要這種飛機”。   他表示,該型客機能夠用於巡邏,也可用於軍事目的。   羅戈津強調說:“中方不否認對這種飛機感興趣”。   他還說:“很快我們將向中方提供相關信息和資料”。   早前,羅戈津曾表示,恢複製造伊爾-114改進型支線客機,因為依賴進口航空設備對於“一個航空大國”而言是一種恥辱。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烏茲別克斯坦航空的伊爾-114飛機。(源自互聯網)   【延伸閱讀】北斗聯合格洛納斯 中俄聯手對美打響衛星戰   自從美國軍方於上世紀90年代建成覆蓋全球的GPS全球衛星定位系統,該系統被廣泛用於軍事和國民經濟領域。為了避免受制於人,俄羅斯、歐盟和中國先後研製和建立自己的衛星定位系統。近期,從上合組織杜尚別峰會期間傳出消息,中俄兩國衛星導航系統合作已經啟動。專家認為,中俄展開衛星定位系統方面的合作,必將使“北斗”、“格洛納斯”兩大系統的可靠性和導航精度再上新臺階,為兩國戰略安全合作樹立新的里程碑。   兩大系統或將聯手   俄羅斯《消息報》報道,早在今年9月初,俄航天署長奧斯塔片科訪問北京時,與中國同行就發展航天領域合作交換意見,“莫斯科擬在年內與北京簽署相關協議,兩國將在對方境內互設3個(導航衛星)地面控制站”。   中俄還考慮今後建成統一的全球衛星導航空間,根據今年夏季舉行的兩國代表磋商結果,雙方就“格洛納斯”、“北斗”衛星導航設備的統一標準化進行磋商。俄羅斯“格洛納斯”國際項目領導人邦達連科說:“俄中合作思路是建成從大西洋到太平洋的統一衛星導航空間。”他表示,為實現合作落地,“中俄正在討論幾個實驗性項目,包括為跨境運輸車輛提供聯合導航和信息服務”。   俄羅斯“格洛納斯”國際項目副總裁別良科強調,“格洛納斯”與“北斗”系統相互兼容,是基於互惠互利的考慮。例如,俄羅斯“格洛納斯”的定位服務範圍側重於極地和高緯度地區,中國“北斗”的服務範圍則覆蓋稍稍偏南緯度的地區,如果實現聯合導航,那將是世界範圍內最理想的導航體系。   “導航戰”無處不在   俄羅斯《觀點報》指出,中俄花費巨資建立獨立的衛星導航定位系統,很大程度上是出於國防安全的考慮,而如今兩國探討在衛星導航定位方面合作,除了民用價值的考慮外,也不能忽視國家安全的需求。   目前,衛星導航系統不僅用來為海陸空交通平臺提供導航,也為大量軍事設施提供製導服務,精度可以達到米級,且幾乎不受天氣影響。如果一個國家整個導航、定位及制導系統都依賴於目前居霸主地位的美國GPS系統將是非常危險的。   客觀上,美國對某國或某個地區關閉GPS信號服務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為這將產生“附帶殺傷”。GPS接收機只需接收4顆衛星信號便能定位,通常在某個大城市裡,最多能收到10餘顆衛星的信號,若要讓該市無法接收到足夠的GPS衛星信號(也就是4顆),那就得關閉GPS星座上半數的衛星,這勢必影響其他地區的導航服務。所以,美國不會貿然關閉GPS信號服務。   但是美國有能力干擾、複製或偽造GPS信號,給用戶帶來巨大麻煩。以色列《國土報》報道,最先利用這一手段的不是美國,而是伊朗。2011年12月,美國一架“哨兵”隱身無人機被伊朗截獲,後來伊朗工程師透露,伊朗首先切斷無人機和控制系統之間的聯繫,然後向其發送偽造的GPS信號,無人機按照這個信號降落到它認為的母基地,但實際是降落到伊朗領土上。   伊朗可以這樣做,GPS的“東家”美國自然也沒問題。一旦美國在重要目標附近設置偽GPS信號發射機,別國對其攻擊的GPS制導武器就不可能命中目標,甚至拐個彎打回去。從某種程度上講,美國可以通過偽造GPS信號來控制別國武器,這意味著別國戰機進行遠程航行時,很可能因GPS信號被篡改或干擾而誤入歧途。據報道,2008年俄格戰爭期間,投入戰區的俄軍部分車輛發生GPS信號丟失現象,就被懷疑與美國做手腳有關。   由此來看,定位導航特別是軍用系統的定位導航完全依靠美國的GPS系統是極不安全的。所以,哪怕是美國的盟友——歐洲諸國,也寧願花費巨資建設“伽利略”系統。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2012年11月14日, 北斗導航系統規劃模型亮相珠海航展,北斗全球衛星導航系統由我國自主研製,計劃由30顆衛星組成,目前已成功發射16顆。該系統具有星間鏈路和自主導航功能,預計於2020年完成全球系統組建任務。新華社記者 梁旭 攝   中俄合作意義重大   據專家介紹,目前的各種衛星定位導航系統實際上都可以細分為兩套:其一是精度較低的公開民用碼;其二是精度較高的軍用碼。中俄未來如能進行衛星定位導航方面的深度合作,不僅體現出戰略互信達到相當高度,還能大幅提升各自定位系統的精度和可靠度。   專家認為,對於中俄而言,合作的第一步當屬互建地面控制站,這些站點可以用來校準衛星信號——地面站的大地坐標會被精確測得,然後與接收到的衛星信號坐標對比,測出信號誤差,進而反饋給衛星系統校正。俄羅斯《導報》稱,俄羅斯除了爭取在中國境內擁有3座“格洛納斯”地面站,還計劃在哈薩克斯坦部署2座地面站,在白俄羅斯部署1座地面站,如果加上已有的23座地面控制站,其定位精度有望提升至1米,這意味著“格洛納斯”的定位精度將與美國GPS系統相當。   至於“北斗”,它在中國大部分地區的定位精度已小於10米,未來若建成全球化衛星星座,那就必須在國外建地面站,而俄羅斯國土面積廣大,非常適合建立校準站。   其次,中俄衛星定位導航系統通過相互兼容對方信號,將能提高可靠性。如果俄羅斯的“格洛納斯”衛星信號被干擾,用戶可以接收中國的“北斗”衛星信號,反之亦然,這意味著兩國的定位導航安全得到“再保險”。(張亦馳 柳玉鵬)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北斗全球衛星導航系統規劃模型。   (2014-10-10 07:48:00)   【延伸閱讀】俄媒:對美國來說中俄合作是一場噩夢   參考消息網10月8日報道 俄媒稱,俄羅斯與中國試圖對最近70年確定的世界秩序進行重審。這是美國國防部副部長羅伯特·沃克(Robert O'Work)在美國外交關係協會上所做的報告。他認為,對於華盛頓來說,重要的是要確信,北京和莫斯科將不動用武力來維護自己的利益。   “俄羅斯之聲”網站10月7日報道稱,美國國防部副部長所擔憂的是,俄中兩國都在鞏固自己的邊境區域:俄羅斯在西線,而中國在與其鄰近的海域。“需對此進行嚴密關註。在戰略層面現在就應該確定,我們將如何與這兩個非常強大的地區列強一同工作。”沃克強調說。中國和俄羅斯希望改變戰後秩序中的一些要素。但他們應該明白,美國可能動用軍事手段來應對自己盟國所遭受的威脅。   那麼,美國官員談及的世界秩序的改變所指的是什麼?二戰後,美國利用其經濟上的優勢來確定自己在世界上的影響力。在上世紀80年代末之前,因冷戰時期另一種社會政治體制--蘇聯的存在,世界得到了某種平衡。伴隨蘇聯的解體,美國已經擺脫了自己唯一的競爭對手。華盛頓在保障集體安全和打擊恐怖主義的幌子下,動用武力手段向其它國家發動進攻,在那裡扶植親美政權。然而,這種政策並非總會奏效。某種程度上,美國的憂慮也說明這一點。這是俄科學院美加所副所長巴維爾·佐洛塔廖夫表示的。   他說:“2008年的時候,烏克蘭總統維克多·尤先科試圖落實加入北約計劃。同時,美國也想借助於米哈伊爾·薩卡什維利將格魯吉亞納入軍事聯盟。而且,烏克蘭和格魯吉亞領導層在共同協調這些動作。因此,烏克蘭的作戰人員及其防空系統在格魯吉亞境內的行動不是偶然的。這是試圖改變本地區局勢的第一次‘演出’。”   佐洛塔廖夫認為,美國為第二次企圖準備了很長時間。借助於烏克蘭的政變,親美力量掌握了烏政權。曾有計劃,限制俄羅斯進入黑海,並最終使俄羅斯艦隊失去克裡米亞基地。然而,這次企圖再次流產了。根據全民公決結果,克裡米亞宣佈獨立,後又加入俄羅斯。排擠俄羅斯計劃的失敗在西方引發不滿狂潮。看來,這點正是美國副防長羅伯特·沃克所指的俄羅斯對美國盟國構成的威脅。   那麼,中國又有著怎樣的“過錯”呢?伴隨經濟實力的增長,中國不再想在外交舞臺上韜光養晦了。北京期望擴大在亞洲的影響力,這點讓美國非常不爽。這是俄科學院世界經濟和國際關係研究所的國際安全中心主任專家阿列克謝·阿爾巴托夫指出的。   他說:“比如,中國宣示對西沙群島的主權,並指出,在這一區域有開采碳氫能源的壟斷權。越南對此極端不滿,而印尼、泰國和馬來西亞也同樣受到了‘驚擾’。而他們的擔心並非毫無原因。奧巴馬在力求,中國不要對諸如日本、韓國這樣的盟國以及東南亞國家構成威脅。”   由此可以看出,中國主要是在與美國的盟國有領土爭端。比如說釣魚島問題,此前美方曾宣佈,不會對中日衝突採取什麼立場。但現在,羅伯特·沃克緊隨美國政治領導層也再次宣佈,暫且該島嶼在日本控制下,1951年《日美安保條約》的第五條適用於釣魚島。也就是說,美國將對中國做出軍事上的回應。   確實,美國是不會放棄自己勢力範圍的。而這種勢力範圍又是新世界秩序的基礎。因此,中國實力的增長被看成是對盟國的威脅,而克裡米亞加入俄羅斯則被看成是侵略。問題並不在於,其它國家在人為地改變70年前形成的力量格局。只是世界並沒在原地踏步,隨著時間的流逝,涌現出一些新的能夠與從前的霸權者進行經濟和地緣政治競爭的強國。而且,對美國來說,其競爭對手走近更是一場噩夢。比如美國媒體曾多次指出,莫斯科和北京接近,對於華盛頓來說,要比冷戰更差。俄中兩國統合自己的力量,或在本國軍隊的利用效率方面超過美國,使美國在亞洲沒有一席之地。   (2014-10-08 10:18:00)   【延伸閱讀】外交部回應“中俄建立軍事同盟”:不結盟不針對第三方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9月17日,外交部發言人洪磊主持例行記者會。   外交部發言人洪磊17日主持例行記者會,就西方對俄羅斯實施製裁、蘇格蘭獨立公投等答記者問。   以下是外交部網站公佈的答問實錄:   一、應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邀請,西班牙王國首相拉霍伊將於9月24日至27日對中國進行正式訪問。   二、為進一步支持非洲有關國家開展埃博拉出血熱疫情防控,根據塞拉利昂政府的實際需求,響應世界衛生組織關於支持非洲控制埃博拉出血熱的呼籲,中國政府於16日派出由59人組成的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移動實驗室檢測隊,赴塞拉利昂開展埃博拉出血熱檢測工作,以增強塞拉利昂實驗室檢測能力。實驗室檢測隊將在中國政府援建的中塞友好醫院開展工作。   中國一直致力於攜手國際社會共同應對埃博拉疫情,在第一時間向幾內亞、利比裡亞、塞拉利昂、幾內亞比紹提供了醫療物資援助。中國援外醫療隊堅守崗位,此次已先後有115名醫務人員在當地支持並參與疫情防控工作。這次增派59人後,總數達174人。這充分體現了中非之間“患難見真情”的友好關係,體現了中國人民的國際人道主義精神。   中方願同國際社會一道,為早日有效防控當前的埃博拉疫情作出貢獻。   問:據報道,16日,烏克蘭議會通過了烏總統波羅申科提交的關於賦予烏東部部分地區“特殊地位”法案。烏議會當日還通過針對東部民間武裝人員的赦免法案。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答:中方註意到上述情況。希望有關各方相向而行,確保明斯克停火協議得到有效執行,共同推動烏克蘭危機政治解決進程。   問:昨天俄羅斯有議員表示,西方對俄實施的製裁將推動俄中建立軍事同盟。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答: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係建立在平等信任、相互支持、共同繁榮、世代友好的基礎上,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方,這是中俄戰略協作伙伴關係的鮮明特點。不管國際形勢如何變化,我們將堅持中俄戰略協作伙伴關係這一定位,與俄羅斯不斷加強戰略互信,促進互利合作,加強在國際和地區事務中的協調配合。   我們認為,在烏克蘭問題上,製裁解決不了問題。烏克蘭問題歸根結底要走政治解決的道路。我們希望有關各方能夠進一步加強溝通,共同為推動政治解決烏克蘭問題做出努力。   問:中方對明天將舉行的蘇格蘭獨立公投有何評論?   答:昨天我已經表明瞭中方立場,這是英國的內政,我們不作評論。   問:有報道稱,印尼警方日前逮捕了涉嫌恐怖活動的4名中國維族人。能否提供相關信息?中方是否就此與印尼方進行了接觸?   答:我們註意到有關報道,正在核實有關情況。   我要指出的是,“東伊運”恐怖組織不僅在中國國內製造恐怖襲擊,危害中國的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也勾連國際恐怖勢力,對地區乃至世界的安全穩定造成危害。打擊“東伊運”是國際反恐鬥爭的組成部分,中方感謝國際社會理解和支持中方打擊“東伊運”恐怖勢力,願同國際社會加強合作,共同打擊恐怖勢力,維護地區和世界安全穩定。   (2014-09-18 06:56:14)  (原標題:俄副總理:中國對伊爾-114感興趣 可改作軍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